農民不種糧食 午後嚼到深夜

  任何一個到葉門的人,總能在午後看到大批葉門男子,或坐著、或走著、或是正在駕駛汽車,他們無一例外地正在嚼食卡特。

葉門街頭到處都是鼓脹著腮幫子嚼食卡特的男子

葉門街頭到處都是鼓脹著腮幫子嚼食卡特的男子

  葉門首都薩那,午飯時間。所有的辦公室都關起門來,集市上的攤位都不見了,飯店夥計不耐煩地催促客人趕快離開,因為嚼卡特的時間到了。

  嚼剩的葉子貼在臉上

  認識葉門不能不了解卡特,葉門人自已說:“沒有卡特,葉門什麼也不是。”隨著下午1點滿載卡特的貨車從鄉間開來,葉門人一天的工作便宣告結束,開始了屬於自己的生活——嚼食卡特。從這時起,葉門人就沒心思上班工作,他們一邊嚼卡特,一邊閒聊,這種活動一直持續到夜晚。這種令葉門人嚮往的生活,每天少則4-6個小時,多則長達10個小時。

  卡特是種灌木的葉子,其汁液是一種低毒興奮劑。有些國家把它作為毒品禁止入境,但在葉門是被廣泛種植和食用的。

  任何一個到葉門的訪客,總能在午後看到大批葉門男子,或坐或走、或是正在駕駛汽車,他們無一例外地正在嚼食卡特。他們把大把的樹葉子塞進嘴裏,一邊臉頰往往會鼓脹到一個網球那麼大,乍一看還以為他們的牙出了問題。

  28歲的扎耶德·萊哈尼是個司機,正駕車從葉門南部港口城市亞丁前往薩那。全程需要8個小時,行程已經過半。萊哈尼正在挑選著卡特葉往嘴裏送,一邊鼓著腮幫子嚼,一邊列舉著卡特的好處:“它使我24小時保持清醒。尤其在我上晚班出車的時候,它讓我不會覺得困。我是從大概15歲的時候開始嚼卡特的。我們村子就種這個玩藝兒。”

  葉門人嚼卡特葉、咽下汁液,同時把嚼剩的葉子貼在一邊臉頰,幫助汁液吸收進皮膚。農民們花費自己一半的收入嚼食卡特;政客們嚼卡特消遣;工商業人士說,卡特就像高爾夫運動,有助於成功簽署合同。葉門人在“嚼卡特集會”上匯聚在一起,聽聽音樂,探討從政治到工作再到哲學的任何問題。普通葉門人堅持不接受卡特是一種毒品的說法。他們認為,卡特有助於提神、加強思維能力、使人們忘卻生活的艱難。

  適應各種消費層次

  許多葉門百姓把嚼食卡特作為逃避艱難生活的途徑,有些最貧困的人還把卡特貿易作為主要收入來源。首都薩那沒有一家電影院,茶館也很少,公共娛樂手段相當缺乏,家庭在很大程度上成為生活的中心內容。很多葉門人說,這也加劇了嚼食卡特習慣的流行。

  在以前,嚼食卡特的葉門婦女相當少見,但是現在,婦女之間的“嚼卡特集會”也大有燎原之勢。不過,買賣卡特還只是男人的專利。

  葉門人對卡特的需求量很大,不惜掏出很大一部分收入去購買卡特。農民普遍種植卡特,很多人甚至不再種植水果、蔬菜、咖啡豆等傳統作物,而改種卡特,因為卡特一年四季都有收穫。

  卡特市場每天從上午11點開始交易,12點左右就收工,交易迅速而高效。各種各樣的卡特價格不一,從最便宜的每公斤1美元到最優質的每公斤100美元,能夠適應各種購買能力的人群。卡特小販拉菲克·阿裏說,“對卡特的需求超過了其他所有商品的需求,卡特的普及率超過了任何其他東西。我只賣卡特,沒想過賣其他貨物。”

  鏈結:卡特侵蝕葉門經濟

  卡特不僅是一個文化和社會問題,也是一個經濟問題。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西方外交官說:“卡特需要嚼食很長時間才能產生效力,所以葉門人到了下午1點半就早早地收工打烊,第二天上班也是姍姍來遲。但是因為農民們大量種植卡特,因此國家還需要每年進口大量糧食。”

  葉門在茫茫沙海的阿拉伯半島上以土地肥沃而著稱,在久遠的年代就誕生了發達的古文明。但因為種植卡特,葉門缺水的狀況日益嚴重。再加上年均3%的人口高速增長,百姓缺糧、農業缺水的狀況更是連年加重。

  葉門農業水利部官員說,葉門首都薩那到2015年將遭受乾旱的襲擊,因為70%的農業灌溉用水已經被卡特所消耗了。

  葉門人一般通過挖井來獲取農業灌溉用水。但當地農民和官員們說,如今地下水位已經變得非常低,現在挖口井需要深達數百米才能見到水,而以前只要50米就夠了。

流水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