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集團前執行顧問信懷南剖析了他對富士康自殺事件及對郭台銘的看法,他表示富士康絕非「血汗工廠」,但「雖然不是血汗工廠,但絕對是一個『壓力鍋』,在鴻海或富士康做事,絕對不會感覺不到極大的壓力,絕對不會很愉快。」 



信懷南接受加拿大《星島日報》專訪,他形容自己與郭台銘的關係,就如同離婚後的前夫婦一樣,是「因誤解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如果說了一些不中聽的話,並非出於惡意,因為彼此已經沒有利害關係。 

信懷南首先指出,富士康絕對不是血汗工廠,因為郭台銘絕對不是經營血汗工廠的人,但他指出兩個問題,第一是公司設備再好,「例如有游泳池,但沒有時間去游,那有什麼用?」另外,雖然不是血汗工廠,「但絕對是一個壓力鍋」。 

信懷南分析,富士康龍華廠原是郭台銘去世的弟弟郭台成當廠長,當時龍華的規模不像現在這麼大,「不過龍華也好,昆山也好,絕對是軍事化。」他點出郭台銘的血液裡有軍事管理的基因。 

信懷南舉例,郭台銘曾對他說,「management這個詞,翻譯成管理不好,應該翻譯成管控。他把客戶分為一軍、二軍、三軍,所以絕對是軍事管理的作風。這在台灣實施起來,和在大陸實施起來可能有很大的區別。」 

信懷南認為,同樣的管理方式在台灣沒有出現類似富士康的問題,並非「一胎化」或「台灣人多數當過兵」有關,而是因為沒有家庭在後面當支持的力量,例如底特律三大汽車公司多數用的是本地人,很少加州人去做工,「不過這是無解的問題,因為在當地找不到那麼多人。」 

信懷南指出富士康是一個競爭力很強的公司,他搭飛機時碰到不少鴻海的對手、以前的員工,但卻沒有一個人說鴻海的好話,「鴻海的文化就是如何在競爭力上高人一等」,在產品要好、生產時間要快、成本要便宜,鴻海都能達到,「這就是為什麼在富士康做事是一個『壓力鍋』的原因。」 

信懷南舉出在鴻海或富士康工作受到的壓力,「我去開會,我坐在會議室最後面的沙發」郭台銘的一名員工面對他站了半個小時,「郭台銘問他『你站在那裡幹什麼』,他說『董事長你沒有叫我坐下來』。」 

另一次是郭台銘用電話和大陸一個高級幹部說話,「他叫對方『你再說一遍』,那個人就再說一遍,聲音是越來越大,大概有十次,那個人傳出來的聲音已經沙啞了。我就一直搖手,叫他不要了,因為我們從美國回去的,覺得有點不人道的,而且是很侮辱性的。後來我出去跟他講,他笑一笑,沒說什麼。」 

信懷南覺得郭台銘就像中國的法家,很工於心計、講究策略,並非真的要侮辱人,但要利用機會樹立權威,「他很厲害的,與日本人開會,故意半個鐘頭遲到,然後穿拖鞋進去,他就是要給你一個下馬威。」 

信懷南還說,他曾晚上在鴻海的餐廳吃飯,發現餐廳坐得滿滿的,就問特助這些年輕員工是不是不想做飯?所以吃完飯再回家?特助說不是,是這些人吃完飯還加班。他指出郭台銘公司的人加班成為常態,「後來我發現原因是他不走,他晚上10點前不離開辦公室,他不離開,他的部下就不敢離開,部下的部下就不敢離開。」

創作者介紹

中古 二手 冷氣 壓縮機 買賣商 - 小樽世界

藍色小惡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