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到一篇深入分析的富士康相關文

我也一直很納悶,郭董記者會中很強調員工人數 40 幾萬,而一個城市一個社會中難免會發生自殺事件,當然在民主國家中自殺率高的城市市長勢必被檢討一翻,不過一個四十幾萬的環境中,這樣的自殺數字應該被大幅批判嗎?

請看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童文薰之文章

第一、輿論開始討論中國底層勞工看不見希望的悲慘奴工生涯,相對於其他的中國國企,富士康的福利、宿舍、免費的餐廳、準時派發工資……如果富士康是血汗工廠,那中國國企除了人間地獄還有什麼合適的用語可以形容?

第二、富士康開放廠區讓中外媒體採訪,其他的中國國企誰敢做相同的回應?在十二跳之後富士康招工,有上千人應徵。事實勝於雄辯,勞工的選擇說明了富士康無論被如何妖魔化,它仍是中國勞工的首選。

第三、中國的年均自殺率不管是外國的統計(二十三人/十萬人)或者中共的數字(十六人/十萬人)都遠高於全球的平均數(十人/十萬人)。富士康在廣東深圳雇工超過四十五萬人,自殺人數十二人,遠低於中國的年均自殺率。如果富士康的自殺案件值得特殊關注,那麼全中國的自殺人口該由該檢人負責?「和諧的中國」何以活不下去的人口遠高於全球?

第四、所謂的自殺勞工,其中有部份死者家屬從遺體的傷痕與刀傷認為根本是兇殺案而非自殺案,但深圳公安逕以自殺結案。所謂真理越辯越明,但真相卻未必是深圳地方公安或中共中央想要的。

第五、中國勞工與資方的衝突逐漸加劇,富士康決定對中國勞工加薪20%,透過媒體的報導,已經引發其他外資企業勞工集體罷工要求加薪的事件。如果這樣的風潮形成,最終必將延燒到中國國企身上。

這些演變其實都在我們的預料之中,因為不可能有其他的發展方向,所以中共必以禁止媒體繼續報導富士康事件告終。這並非中共願意放富士康一馬,而是中共再繼續打擊富士康,任由媒體報導、任由輿論發酵,如同將富士康推上祭臺一般,非但不能止民憤,反而會把自己送上祭臺,成為主祭品。

富士康的高層無奈的透露,這起跳樓門事,與比亞迪和富士康的商業間諜案脫不了關係。因為比亞迪案,郭台銘得罪了地方勢力也得罪了中共高層。所以中共高層藉由炒作擴大此案來惡整富士康。派出調查團與公安進駐富士康,對於富士康來說無異於引狼入室。富士康可以被虎視眈眈的中國山寨公司分享割據而維持「存在」,郭台銘卻未必是富士康的當然經營者。

擷取自 新紀元 
http://mag.epochtimes.com/b5/177/8059.htm

創作者介紹

中古 二手 冷氣 壓縮機 買賣商 - 小樽世界

藍色小惡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